在寧靜的休士頓郊區出現了這麼一個警示牌,乍看之下以為是Beware of Dog(內有惡犬),沒想到卻是「內有鱷魚」,真是個超酷的告示牌。

計劃許久的美國行終於來到,Kaiteri的第一站是德州,主要是探望Teri在休士頓的表姊一家人。

休士頓給人的第一印象有石油工業、太空總署、牛仔、龍捲風及炎熱的天氣等,抵達後卻發現氣溫還蠻低,雖然有刺眼的陽光、藍天白雲及路上穿著短袖的美國人等夏天的景像,讓身穿厚重外套的Kaiteri覺得自己還蠻異類的。

來到了表姊家,Teri的反應居然是:這個社區好像「活人生吃」(Dawn of the Dead)裡的那個殭屍聚集的社區,讓表姊的臉色頓時也變成殭屍的顏色。Kai心裡想著:也許湖中的鱷魚會跟殭屍來一場大搏鬥吧。或許是天氣太冷或時間不對,2人沒看到半隻鱷魚。據說休士頓原是個沼澤地區,在路上可以看見有許多小河流,所以划船時,可得要小心鱷魚就出現在你身邊!由於休士頓的沼澤地盛產鱷魚,這次我們也入境隨俗點上一小盤的炸鱷魚肉,吃起來就像是炸得太老的鹽酥雞。



休士頓原為墨西哥屬地,所以在路上及電視上都會聽到西班牙文,週六下午表姊夫帶我們去位於墨西灣的Galveston走走,卻被我們碰巧遇上一年一度的Galveston Mardi Gras,在這嘉年華會中有許多花車及學校的樂隊和表演者在遊行的路線上,而觀賞遊行的群眾們瘋狂地向花車上的人吶喊、揮舞著,站在花車上的人便扔下各種不同的彩色項鍊(beads)到人群中,只是這裏的規模不像紐奧良的Mardi Gras盛大、熱鬧,也沒有「上空」的女生出現。由於人潮擁擠、海風強大及時差的調適,二人並未拿到一條鍊子,反而是抱著小朋友的表姐、表姐夫收獲非常豐富。



由於Houston是德州重要的石油工業城,因此常被冠上文化沙漠的惡名。與其待在休士頓,我們選擇開車約3個半小時到德州最具歷史的古城:聖安東尼奧(San Antonio)。到達時已接近傍晚,我們從20樓高的旅館房間看見美麗的夕陽西下,看到這個景色時讓我們想起在來德州前鬧了一個笑話:因為酷愛爬山,還問了表姐休士頓是否有爬山的地方?但問了問題之後,已經知道德州是個平到不能再平的地方,當我們在飯店高樓欣賞風景時,就足以證實德州除了大樓外,沒有任何天然的屏障在這一望無際的地平線上。



聖安東尼奧開發了一條蜿蜒2.5英哩的「河岸步道」(Riverwalk),兩旁的建築非常有特色,加上燈光的點綴,讓人會誤以為來到了義大利的威尼斯。在河邊享用了燭光晚餐後,我們悠哉地走在舊時期留下的石版路上,兩旁的餐廳、小酒館、pubs不時地傳出現場演奏的爵士樂,這樣浪漫的場景,還蠻適合求婚、也是度蜜月的好地方。



隔天一早,2人再一次前往河岸步道散步,白天與夜晚有著截然不同的景色,少了人群的吵雜卻多出了許多鳥叫聲,氣氛格外地悠閒。



聖安東尼奧還有一個重要的景點:The Alamo。(Teri 一直以為是要去看動物~the animal.) The Alamo其實是一場德州民兵和墨西哥政府軍在1836年的戰役,因為Alamo戰役的關係,德州才沒淪為墨西哥的領土,並在日後成為美國的一州,我們有幸來到當年的城堡參觀。



在Alamo旁是Emily Morgan Hotel,據說這個古色古香的建築還是個鬧鬼的飯店。



由於剛到美國需要調整時差,在睡眠及飲食方面都沒有太大的胃口,所以最可惜的是沒有品嚐到傳統、道地的墨西哥餐,但2人卻在聖安東尼奧市中心的一家古老的餐廳吃到了從未吃過的墨西哥早餐。



浪漫的Riverwalk



阿扁的夢在休士頓的超市實現了
創作者介紹

遇見Kaiteri

Kaite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愛宕艦
  • 鱷魚呵~~~
    有一次我在大安森林公園遇到一隻鱷魚,它張牙舞爪向我撲來,我給它看我手上的百達翡麗腕錶,然後跟鱷魚說,你再靠近我就剝你的皮做百達翡麗錶的錶帶!!!
    然後鱷魚用沙啞的聲音說:你戴百達翡麗,算你狠!!
    接著,那隻鱷魚就溜了!!
  • Kai
  • 你最好把英文練好,休士頓的鱷魚只聽得懂英文,若講得太慢或文法不正確就有可能被吃掉。
  • Carol
  • 哇,吃鱷魚肉~~

    J哇,吃鱷魚肉,超酷的!
  • 北鼻N
  • 每日一字

    我以為鱷魚是crocodile,原來還有叫alligator的丫~ 初看那個牌子還以為是有過敏的人離遠一點之類的.後來才發現原來是有鱷魚所以要閃遠一點….你們也太猛了.知道是鱷魚還是敢吃它…要不要我幫你們夫妻倆去報名AXN的The Amazing Race
  • dennis the menance
  • a la recherche le temps perdu

    以達拉斯、休士頓和聖安東尼爾為頂點,形成的三角形地帶,位在這三角形之中的奧斯汀(Austin),則是德州政治中心。
    前總統布希和他隨後跟進的兒子小布希,曾任德州州長,小布希更是躍躍欲試,追隨父親的腳步有意問鼎白宮保座。
    地大物博和人口總數的競爭下,奧斯汀散佈很濃厚的政治氣味。
    除此之外,德州大學(Univ. of Texas,Austin)是全美聞名的學府之一,全校5萬名學生,很多到奧斯汀就讀的學生,畢業後就待在此定居,
    奧斯汀宛如一座大型的大學城。
    高聳的大學塔唯我獨尊佇立在中央,可見其學術權威。
    聖安東尼爾(San Antonio)離奧斯汀幾個小時的車乘,沿著35號公路行駛可以到達。
    曾是西班牙的屬地,從多處天主教的古教堂古蹟可見一般,墨西哥人曾於19世紀在此據地稱霸許久,
    和德克薩斯共和國數次交戰,在艾拉摩(Alamo)一處,
    墨西哥以5000人,和聯軍187人交戰,德克薩斯共和國不堪強大的兵力,死傷慘重。
    德州邦聯記取這次慘痛的戰役,在後來的戰爭中,
    軍隊以「Remember the Alamo!」為口號激發士氣,德州邦聯再度收復失地。
    在艾拉摩(Alamo)遺址中,可以看到歷史的見證。從電影「Alamo」一片中,
    重新看到19世紀艾拉摩戰役躍然在眼前,看那一大片土黃色的城牆,訴說過往的真相,遺址後方的古物展示區,
    無言地陳述此一時彼一時的情景,誰又能預料後來廣大的德克薩斯共和國歸屬於美國的一州?
    物換星移,人事浮沈,都會隨時間煙消雲散。
    聖安東尼爾古意盎然,雖然戰爭留下壯烈犧牲的野史,卻未使她死氣沈沈,反倒是充滿拉丁美洲的活力和熱情洋溢的古樸。
    留下來的居民記取先輩的教訓,共同營造新舊並存的城市。
    走在美輪美奐的河邊走道(Paseo del Rio),讓我置身在天然和人為共存,
    渾然天成的環境,幽然自得散步於人群之中。一條蜿蜒小河兩旁,
    建造大型的購物中心和飯店,可以在此逛街,
    不愛逛街的人可以延著林蔭扶疏的河岸走著,
    或是搭乘小船順河緩緩而行,晚上燈光稀疏,
    更可感受星光點點,唯「美」獨尊的情境。
    悠揚的拉丁情歌盤旋在聖安東尼爾,從收音機的電台頻道隨耳聽得到,
    將遊客縱容的心情隨處搖擺。我也感染到忘情的地步,拋開原本嚴肅神情,讓拉丁的靈魂進駐我心。
    遊憩聖安東尼爾的海洋公園(Sea world),沒有聖地牙哥靠海的地緣,
    但是當我被殺人鯨漂打觀眾的水濺到,還是一樣的清涼舒暢,
    沒想到位居內陸的城市可以建造這麼大的水族館,更感受這個城市古意和創新的發展。
    休士頓(Houston)是南方的大都會,全美第四大都市,雖不如紐約、洛杉磯、芝加哥繁複和多元,
    但是她的發展迅速,如同火箭發射般勇往直前,
    飛向太空的步伐。John Space Center是人類首度登陸月球的觀測站,所以說它是太空城市一點也不為過。
    美國太空總署就是位於休士頓南方NASA Road 1,快到45號公路盡頭的地方。
    電影阿波羅13號(Apollo 13),湯姆漢克主演的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將太空人迷失在太空,數十小時驚心動魄的事實搬上銀幕。
    當湯姆漢克在太空中,對太空總署呼喊「Houston,We have a problem!」求救的信號,
    讓太空總署和全美國人十萬火急地引頸盼望,地球上精英們全力搶救,
    遠在浩瀚無邊的外太空中,太空艙內糧盡力竭,急中生智的太空人共同渡過漫漫長夜。
    現年78歲的約翰葛林John Clenn,曾任國會議員,現今還健在的太空人。


    What a terrific trip!!!!!!!!


    dennis
  • phoenix54
  • 看著看著,一路順暢舒適,突然看到最後一張照片,一時間笑喳了氣!
  • Kaiteri
  • 回覆

    To:北鼻N,應該是報名Fear Factor誰敢來挑戰吧?你說的crocodile是南美的嘴巴較長的鱷魚,美國的鱷魚都叫alligator。

    To:Dennis,我看以後文章就交給你了,我們拍照就好。

    To:Phoenix,下次拍照時,應該把五星旗放在下面,那樣阿扁看到會更爽。
  • Volfy
  • Gators in my backyard

    When the weather gets a little warmer, I'll have to remember to get out the telephoto lens and snap a picture of one of the big gators in our pond and send it to y'all.

    BTW, Dennis: I wouldn't give that much credit to the Texanos killed at the Alamo by Santa Ana. History is written by the victors. Who knows... if the Mexicans had won, the story might be a lot different. ;-)
  • 悄悄話
  • Kaiteri
  • Volfy, Looking forward to the gator shot. Don't get bitten!

    Vivian, 忘記妳曾住過德州,一直認為妳是「古亭」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