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seko, 我們又來了!

出發前往日本的第一天,真是順利又緊湊。據說今晨是台北入冬以來最冷的一天,我們卻要一大早爬出溫暖的被窩,趕去機場搭飛機前往北海道滑雪。從踏出家門直到抵達目的地,可以說銜接地天衣無縫,從搭國光客運到登機,等待的時間沒有超過二分鐘。到了目的地新千歲機場也是相同,原本預計要在機場等上二小時才可搭上前往Niseko的巴士,沒想到我們很順利地出關,行李也很早出來,使我們及時趕上2:30的巴士。

前往Niseko沿路的景色與今年二月來時不大一樣,在二月時到處都是白雪皚皚,但今年可能是暖冬的關係,積雪的情況並不是很多。但沒想到經過了二個半小時約120公里的車程後,我們來到了遍佈滿山白雪的銀色世界~Niseko,真不愧是Saint Moritz of the East! 根據租雪具的員工說,已有多天沒有下雪,而就在到達的當天晚上天空開始飄起雪來,而且越下越大,真可說是天公作美。但這一天卻有個意外的小插曲:正當兩人找尋晚餐地點時,Teri一個不小心在冰上滑了一大跤,此時二人心想完了,還沒開始滑雪就在馬路上跌斷腿,真是遜斃了。回到旅社發現膝蓋、臀部和腳踝已紅腫瘀青,但還不至於影響走路。

一早起床,打開窗一看,下了一整夜的雪已經停了,太陽露面並看見壯觀的羊蹄山也從昨晚的濃霧中顯現。旅社老闆說昨晚下了20公分的新雪,真是完美的安排。還好Teri昨晚摔得並不嚴重,無礙連續幾天的滑雪活動。沒放假的星期一,雪場很冷清,大多數是外地來渡假的觀光客(華人以香港人居多)。沒有週末的忙碌及擁擠,所有的纜車都完全不用排隊。



Teri每次滑雪的第一天,都要先做心理建設,克服畏懼,這次也不例外,距離上一次滑雪不到一年,Teri看到第一個小坡又開始恐懼,但這一次在短時間內就重拾了滑雪的感覺,於是不到中午,二人就坐上了往山頂的纜車。但上了山頂就難免滑上中、高級坡,當好不容易重拾信心的Teri來到一個大陡坡的頂上時,先前的恐懼又回來了,這時Kai已先滑到遙遠的坡底,Teri裹足不前、進退維谷(旁邊還真的就是山谷),就這樣在原地耗了十分多鐘。這時Teri心想也只能靠自己了,畢竟站在陡坡上也不是辦法,Teri就自己對自己信心喊話,自我心理建設,把全部的基本技巧施展出來,就突破了在陡坡上的僵局。漸漸地一整天下來,身為教練的Kai也目睹Teri的轉變,越來越有進步。

中午過後開始變天,雪越下雪大,這時也讓我們感受到Niseko著名的「粉雪」,坐在纜車上,只要面朝天把嘴張開,就可直接吃到雪片。回到旅社後發現,原本五成滿的住房率,只剩下四個客人,晚上去洗onsen, 原本供多人洗澡的公共澡堂也變成了我們自己獨享的泡湯池,這也是選擇不在旺季跟大家人擠人的好處。



第二天起了大霧,風也變強,原本充滿迷霧的雪道更顯得矇矓及驚險。由於視線不良,Teri的速度就開始放慢,Kai也會無時無刻地回頭關心Teri的情況。但來到一處看似平坦的路面,當Kai才剛轉過頭,就被前面沒注意到的隆起的地面給絆倒,摔了一大跤,在後頭的Teri目睹了所有經過,Kai被摔得莫名其妙,就像突如其來地被人打了一拳,幸好雪橇有鬆開,這一跤才沒有造成傷害,所以滑雪時,一定要全神貫注,免得造成不必要的意外。



由於第一天滑雪,讓Teri信心大增,於是主動要求不滑簡單的綠線而向中級的紅線挑戰,選擇第一次走的紅線前半段時,Teri覺得自己已大有進步,到了一個大斜坡,Kai見到坡底是一大段的平路,於是就先行用最快的速度衝下斜坡,利用下坡的衝力滑越平路,省下不必要的力氣在平路向前推滑,在遙遠的尾端等待著Teri。這時一大片的斜坡上只剩下Teri一人,看見陡坡的恐懼害怕又油然而生,滑了二、三個彎之後,速度突然快了起來,變成有點無法控制,於是犯下了最大的禁忌:重心往後。滑雪時重心一旦往後,就很容易坐下跌倒。但不停還好,一停下來跌倒後卻是無法站立,因為剛好就停在最陡的地方,只要身體一動,就會往下滑動,害怕的Teri只好躺在山坡動也不敢動。在遠處的Kai只看到像螞蟻般大小的Teri一直在坡頂沒有動靜,以為Teri摔斷了腿,把先前要避免走的平路,在這時卻要花上更多的力氣辛苦地往回走,但Kai除了往回走之外還要卸下雪撬開始往上坡爬,就像是參加了攀登雪峰的活動,到達Teri的身邊時,已經快要喘不過氣,畢竟「重裝」爬上來也是需要耗掉相當大的力氣,這時Teri已經不想再穿雪具,要放棄克服這座「雪山」,第一次脫下雪撬走下山坡,讓身為教練的Kai非常失望,因為Teri滑雪的基本技巧及知識都有了,只是對於「速度」及「斜坡」在心理上無法克服,Kai開玩笑地說,下次滑雪,Teri需要的不是滑雪教練,而是一個心理醫生。



最後兩天的時間我們主要花在Niseko的另外兩座滑雪場:Hagashiyama及Annupuri。Hagashiyama的一大特點是它的六人座gondola纜車,一般的gondola都是面對面地坐著,但這一台的座位是背對背,也就是說坐在前排的人是面向前方,如同自己在駕駛纜車。Annupuri是Niseko最偏遠的滑雪場,為了避免雪山事件重演,Teri選擇搭免費接駁車前往,Kai則是搭纜車到山頂再滑雪過去,兩人把時間算好,Kai在Teri下車後十分鐘從山上滑了下來。Annupuri是我們最愛的滑雪場,雪道長又寬廣,非常適合初學者,而它面南的位置讓滑雪者一整天都倘佯在陽光中,Teri也在一個坡度適中的滑道重拾自信心,有了新的突破。連續滑了三天的雪後,大腿的肌肉已開始有點酸痛,滑在Annupuri的緩坡是最好的治療。



這次圓滿的度假也有該感恩的事,一是雖然有摔跤,但沒摔斷骨頭(不像魔鬼終結者阿諾最近在美國滑雪摔斷了腿),二是錢包沒遺失。Kai有一天出門時把裝了好幾萬日幣及護照的貼身包遺留在房間,晚上回到旅社發現房間已打掃乾淨,而貼身包還原封不動地掛在牆上,鈔票一張也沒少,使我們對日本的好感又加深了不少。Niseko, we shall return!



夜間滑雪的景色


Ninja Kai


Ninja Teri
創作者介紹

遇見Kaiteri

Kaite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cavaleon
  • 我嚴重懷疑Ninja Kai有著劈腿的癖好...
    "馬力酷麗絲馬斯 Kai&Teri"
    改天跟直球小姐一起吃飯喔吧
  • 小花
  • 好吸引人喔!

    這雪況真的是太吸引人了!
    好想滑喔!
    想像從山頂呼嘯而下的感覺,
    好懷念啊!
    Terry,
    你應該叫Kai在你前面滑,
    叫他不要太快滑下去,
    你跟著他的背影滑,
    就不會覺得坡度太大了!
  • Ninja Kai
  • Cavaleon,
    沒錯 只要先拉筋暖身 劈腿是很好玩的。
    若你不在意我這個飛利浦 一起吃飯當然好啊。
  • Terry
  • 小花:
    從以前一開始滑雪,Kai幾乎都在我前面開路帶領我,這次他會放心讓我自己滑,是覺得我有進步,才會先滑一步。自己對速度及坡度有極大的恐懼,無法放開享受快感。但我有一次比一次還進步,明年去美國滑雪時或許就能把恐懼去除。
  • 阿桂
  • 新年快樂

    ╭╮__ \|/ __╭╮
    │           │    
    │ ≧ ╭───╮ ≦ │  
    │///│0 0│///│
    │   ╰───╯   │Happy New Year
    ╰──┬O────┬─O╯    
      ●│     │
      ╰│  O  │ 
       ╰||-||╯
  • HuiLing
  • 你好,什麼時候會是二世谷滑雪人比較少的期間?